甲午年小结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
子丑寅卯  辰巳  申酉戌亥

甲午年已过,这一年也和之前一样,忙忙碌碌,波浪起伏。正如我二十来岁的人生。

有关身体

身体的安康是万分重要的。

今年关于身体健康有些欠奉。值得一提的大概也就是依照习惯使用Hacker’s Diet提供的模版记录自己的体重,并观察均线。John Walker用科学且浅显的理论解释了为什么人观察体重需要关注均线,而不是体重秤上的某一时刻数字。至于锻炼,并无遵循。主要是懒,次要是推脱给工作繁忙比较方便。如此对生活的态度可见一斑。体重并未刻意去控制,最多只是在饮食上会有收敛。同事惊诧于我不守规律、秉持“饿了需要热量了就吃,不饿就不吃”的特点,并祝福我不会得到消化器官方面的疾病,虽然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这份祝福。

今年最大的身体问题仍然是失眠,这个如同往日旧友的症状一直在它恰到好处的时机出现并给予我恰到好处的折磨。时长不规律、频率也不甚规律。对付失眠我已试过各种各样的“术”——比如牛奶、热水澡、镇静、冥想、噪音耳塞、阅读、食补、自暴自弃地游戏……我感谢这些稀奇古怪的办法,当然更要谢谢多少在关心我失眠的朋友们。可毕竟“术”这一层在未弄清底层原因的时候像是无头苍蝇,只得猜测并尝试了。失眠源于焦虑,焦虑源于心理失衡。很可惜的是甲午年一年也不见得记录几次做来的梦,使得学习自己认识自己变得困难起来。人如果一直困顿于自己的表意识,很容易变得“只缘身在此山中”那般认不清自己。比如我只能认识到自己带着大大的焦虑去生活,自然会有失眠来拜访。这能从日常感觉得到,譬如,小到周末来临大到假期,我会感觉到自己按下了暂停键,而在意识较深处,暂停是一个安全的、能保护我的动作,那么我会显得放松自在。如果这时恰好我又处在新的环境——无论是出游时拜访的异乡还是省亲时寄宿亲人的屋檐下——睡觉便回归了吃饭呼吸一样的自然。回到父母身边甚至会有下午小睡的冲动。而一旦到了工作日,大量的时间被用来处理业务,大量的时间在播放甚至快进键度过。深夜,躺在自己逼仄且充满灰尘的屋子里,满满的都是焦虑。随着今年日期的推进,愈演愈烈。

这说明我还无法学会与压力共处,排解心中的苦闷,或者更直接地抚平焦虑。比起身体健康来说,心理健康的差劲程度相当地厉害。作为一个社会螺丝钉,这个短板有些致命。要么你变身扳手要么你就卸下来当备用件。排解压力无外乎娱乐、阅读思考、工作减压。希望来年能有所改善,驾轻就熟地疏导自己的心理。这才是根本的,无论你工作职责工作地点有否变动,应对的方式需要更加成熟一些才好。除此以外,颈椎、关节和肌肉已经也算“程序员老毛病”了。

有关饭碗

一方面已经在正式的工作总结里写吐了。诸如已经逐渐在测试这个田地里开始耕耘起来,诸如承担队伍的主力云云。这都无所谓。我想梳理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到底有什么长进。简单说,我成为了熟练工。不胆怯不畏惧,遇到问题首先分析线索,解答已知解析未知,遇到各种情绪的人尝试用合适的态度去应对,遇到公众场合表达自己更加有条理。这是好事。

但我又恐惧自己止步于此。往往能从一些社交场合看到各种有梦想的人在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或者在创造在改造。而我的方向却有些从学徒到熟手的路上去走。我一直有种感觉,自己在做的事情没什么创造力。在这个个性张扬的年代,任何人能用作品来表达自己,而我却惶惶恐恐地感觉自己毫无创造头脑。真希望这是错觉,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在目前这个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替代。即便是传统专业领域,培养学习也很耗费精力。大约这就叫做“壁垒”或者“护城河”。来年希望自己能够不要局限于此而画地为牢,还是在其他地方有所建树才行。哪怕这虚假的成就感仅仅是为了缓解上文的焦虑呢?

另一个饭碗是意识到自己需要工作以外的赚钱技能。是的,培养了投资理财的爱好。回顾从有了固定积蓄以来,自己想出了定存滚存的办法,发愁过各银行5万的理财产品门槛,在毫无研究下申购了处于债券熊市的债券基金并亏损,在余额宝风靡之前一年认识到货币基金的储蓄替代意义,在所谓互联网金融时候参与P2P。然而,直到甲午年,才摆正了投资收入和个人成长的位置,也去行动起来开了各种证券户。从价值投资学起(不要嘘),参与了财务稳健估值低到抛弃的蓝筹,企业债券,封闭基金,也因为行业便利参与了$MONT的私有化套利,在爱民如子证监会的环境下中过一次新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2014年尾的这次行情,同时因为毫无思考与经验,经历了2015年初的较大幅度回撤。目前到除夕时的收益为33.7%,值得反思为什么凭借运气从这血淋淋的市场上得来的结果。

值得总结的是更加体会到了赚钱的艰辛,学会了贴现的概念以后,我更愿意用年化收益率与贴现来看待付出与回报的关系。劝诫亲朋不要去招惹民间借贷时的想法就是,他们承诺的利息这么高,这在真正的市场上需要多少努力承受多少风险才能获得?如果人人都有这么高的无风险收益,没人会在现有的金融框架生活了。反过来这才是不可持续甚至会击鼓传花地行骗的。唉,收效甚微。但是贴现的思考方式仍然是我这年最重要的收获之一。

然而,对于其他理论我却仍然一头雾水。譬如估值,一个好生意一个好公司你觉得什么是好价格?让你收购你认为用多少钱来盘下来是合算的?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入门。我的格局太小了,从来不懂生意人的思维,自然答案会显得陌生。除此之外,我也体会到市场是自己情绪的放大器。贪婪与恐惧这对最经典的对立情绪能瞬间左右自己的决定,实在可怕。人性之薄弱,未曾体会之前肯定会低估的。经常能看到人说,市场交易是反人性的,那么越是欠缺智慧的凡夫俗子,越需要下功夫去一一克服,真累。

有关娱乐

娱乐,哈哈。我平时的爱好太少了,娱乐对我来说基本剩下了两样:数钱、电影。前者在随手记的帮助下已经尽量做得精确了,后者则是大大小小的电影票根、电影节、依靠网络和电视获取的片段或全片等等。除此之外,今年跟着刘总和小张开始跳常旅客的坑。也算是种小乐趣吧。最后,在甲午年末,收获了四公主开始步入正版人生之类的,也算娱乐。

有关人生

人生一点都不平淡,一年所见之人和所经历的事快速地掠过会让人眼花。就像泛舟遇到骇浪,我没法维持平静和安详。

2014年7月,我的爷爷故去了。他终于能和我奶奶团聚,而我在几近中暑地跪在黄土地之时也意识到这是我最喜爱最敬重的长辈离开了我,他生活的那个平静又闭塞的村庄以后也不会去探望。我体会到这便是失去,一种尘封起来就不怎么想再去故地重游的记忆。

在这之后,沉沦于日常斗争的我渐渐发现和父母的价值偏差,以致冲突与互相误解。我会为此而消沉几个星期,就为了想不通为什么母亲不理解我或者我不能让母亲体会我的用心。又不住一起,人生体验相距又远。悲观的说,也就血缘关系能维系在一起,不被异地和各自的人生挣扎而打败了。我抽空回家也算频繁,但往往互动中带有失落。其实我也讲不清自己在人生中最想追求的是什么,如果能理顺,讲清楚,也许父母会更宽容一些,而不是陷入一般意义上的长辈见识了。

人生的际遇又是奇妙。我认识了新朋友和老朋友的新面目,有些很欣赏的人也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自己的生活。当然要谢谢能够友善交往的人,也要提醒自己,能不能像他们一样好学和勤奋。

你现在要我怎么样

又欠了一年的小结。日子过得匆匆,你却不曾回头。欠下的小结也是这样的遗憾。不想让遗憾带到很久的将来,就把它写了下来。未来的压力还是有点大,但是,正如一个公众号说的:“时间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现在的限制你现在发愁的一无所有,时间都会给你。你只要相信这点就好。”我相信,我还在期望这些想要索取的能快一点实现。